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三十八章 五号的传书

第三十八章 五号的传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69章五号的传书
  
  楚元缜眼睛一亮,并不恼怒,反而饱含期待,微笑道:“刚才的切磋略显无趣,你有什么绝学就尽管使出来。”
  
  许七安点点头,又道:“我只出一招,一招之后,咱们的切磋就结束。”
  
  他这是预防楚元缜接了一刀后,挥手反击,把他捅成刺猬。到时候,许七安,卒,享年二十岁。
  
  楚元缜一沉吟,问道:“施展完绝学后,你会进入虚弱期?”
  
  .......状元郎果然聪明,脑子灵光啊!许七安有些叹服,颔首:“是的。”
  
  “什么绝学?”
  
  听到两人对话的元景帝,看向了身边的洛玉衡。
  
  洛玉衡摇摇头,她其实知道的,只是不想和元景帝哔哔了,浪费口舌。
  
  她云淡风轻的姿态,让元景帝暗暗皱眉,他身为九五至尊,坐拥大奉数十万里江山,主宰臣民生死。
  
  可在这个女人面前,却成了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的皇帝,毫无优势可言。
  
  元景帝一直想与国师双修,来达到长生久视的愿望,但每次他提出这个想法,洛玉衡总是无视,或推脱。
  
  在这位二品道首面前,他仿佛成了家底浅薄的穷小子。这让元景帝非常泄气。
  
  锵!
  
  花园内,许七安收回黑金长刀,让它回归刀鞘。
  
  接着,他迈出弓步,双膝微微下沉,右手缓缓按在刀柄,做出蓄势拔刀的动作。
  
  气息平稳,情绪沉淀,他仿佛海啸来临前的海岸,气机收缩,往体内坍塌。
  
  楚元缜露出郑重之色,并指如剑,轻轻一招,召来一截树枝握住手里,以枝代剑。
  
  锵......许七安拇指弹出黑金长刀的同时,脑海里观想出金狮咆哮图,伴随着沉雄的咆哮声,他拔刀了。
  
  楚元缜耳边“轰然”一震,宛如焦雷在头顶炸开,紧接着,他看见了一道细线般的刀气一闪而逝。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状元郎不紧不慢的递出手里的树枝。
  
  轰!
  
  树枝点在刀气的一刹那,狂暴的冲击波瞬间席卷整座花园,楚元缜脚下的假山当先炸开,紧接着是身后的凉亭,四个柱子应声折断,亭顶掀飞冲向高空。
  
  平静的池水掀起狂涛,炸起浪花,眼见就要把身后的静室震塌,洛玉衡红唇轻启:“定!”
  
  狂暴的冲击波瞬间凝滞,而后消失。
  
  场中,许七安盘腿而坐,膝上横着刀,神色萎靡。
  
  楚元缜半截袖子炸碎,露出凸显肌肉的有力小臂,他缓缓弯曲五指,继而松开,反复几次,缓解疼痛,喟叹道:
  
  “厉害,厉害.......你若是五品境界,这一刀能将我重伤。”
  
  妈蛋,我全力一击,只是砍了一场寂寞........许七安心里吐槽,昂起头,模仿许二郎的表情,淡淡道:
  
  “不愧是能与李妙真交手的强者,许某甘拜下风。”
  
  许七安也是一个很骄傲的人,这份傲气不比云鹿书院的读书人差.........楚元缜微笑颔首。
  
  元景帝扫了眼花园,侧头看向洛玉衡,姿容绝色的女子国师定定的凝视许七安。
  
  见状,元景帝露出了畅快的笑容,“楚元缜不愧是人宗杰出弟子,这份修为,难得。许七安还差的远,不过他毕竟只是一个银锣嘛,还有待努力啊。”
  
  看似捧楚元缜,踩许七安,其实刚好相反,区区一个银锣便将楚元缜断了袖,这样的银锣,打更人衙门还有很多很多。
  
  洛玉衡勉强一笑。
  
  元景帝顿时愈发畅快,笑道:“朕宫里还有事,不便久留,国师送送朕吧。”
  
  洛玉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时,院子里的许七安忽然喊道:“卑职参见陛下。”
  
  楚元缜也行了一礼,但没开口。
  
  元景帝和洛玉衡只好顿足,前者饱含威严的目光扫了眼已经晋升银锣的许七安,罕见的没有板着脸,点着头道:
  
  “精彩的对决,许七安,你的天资不错,莫要辜负了朝廷对你的栽培。”
  
  许七安对答如流:“谢陛下栽培,卑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元景帝满意点头,与洛玉衡并肩朝观外行去。
  
  虚头巴脑的口头嘉奖,没点实际表示.........许七安看着两人的背影,撇撇嘴。
  
  待两人身影看不到了,楚元缜道:“许兄稍等,我去换件衣裳。”
  
  说罢,转身去了静室。
  
  几分钟后,静室的门打开,楚元缜朗声道:“许兄,进来喝茶。”
  
  许七安踏入门槛,看见楚元缜坐在案边,换了一件月白色的袍子,而那件断袖的青衫不见了踪影。
  
  “咦,楚兄哪来的衣衫?那件青衣呢?”许七安装模作样的四顾。
  
  “我有一件储物法器。”楚元缜给他倒了杯茶,温和解释。
  
  .......这,我接下来还想说:哇,楚兄真厉害,是袖里乾坤法术么!做人哪有你这么诚实的,呸,完全不给我机会。比李妙真都诚实!许七安心里吐槽,面不改色的问道:“能给我看看吗?”
  
  楚元缜摇头:“赠予我法宝的前辈曾经交代过,不能轻示与人。”
  
  拒绝人也拒绝的光明磊落。
  
  “无妨无妨。”许七安遗憾道。
  
  相应的告诫,金莲道长也与他说过,主要是为了防备地宗的道士,地宗毕竟是传承数千年的宗派,虽然多年前产生了分裂,底蕴依旧很深厚的。
  
  不能疏忽大意。
  
  “楚兄不是云鹿书院的学子吧?”许七安问道。
  
  “在云鹿书院求过学,后来去了国子监。”楚元缜毫不隐瞒,吐出一口气:“年少时满怀壮志,一肚子才华想要货于帝王家,知道云鹿书院的学子不受重用,便离开书院,求学国子监。”
  
  “那后来怎么辞官了呢?”
  
  “因为百无一用是书生,学文救不了大奉,索性就辞官,做了一介白衣,仗剑游江湖。”楚元缜叹息道。
  
  我认识一个家伙,他觉得学医救不了国家,便跑去码字了........许七安拍桌叫好:“潇洒!”
  
  难怪刚才楚元缜见到元景帝,只是淡淡的行了一礼,没有开口问候.......他有注意这个细节,现在联系起来,当初真正让楚元缜失望的,应该是这位痴迷修道的九五至尊。
  
  两人喝着茶,聊着天,都是楚元缜在说,给许七安讲自己游历多年的见闻。
  
  “北方蛮族不过百万人口,而我大奉一个大州,就有千万人口,但千百年来,蛮族始终是我大奉心头之患,可知为何?
  
  “因为北方蛮族是远古神魔血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