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十四章 女尸

第十四章 女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45章女尸
  
  许七安没等来魏渊的回复,先等来了金锣们,一道道气机强盛的身影出现在七楼,其中两人还是老熟人。
  
  南宫倩柔和张开泰。
  
  “魏公,你没事吧。”
  
  一位壮实魁梧的金锣,手持一柄紫金锤,铜铃般的大眼睛扫视着周遭,如临大敌。
  
  “卑职等人失职,竟未发现有外敌入侵,请魏公恕罪。”
  
  张开泰一边说着,一边扩散精神力,感应可能存在的危险和敌人。
  
  渐渐的,经验丰富的金锣们察觉到了不对劲。首先,以他们在炼神境打下的基础,周遭如果有危机,灵觉会给出反馈。
  
  但是完全没有。
  
  整个浩气楼风平浪静,倒是楼内的吏员此刻陷入了慌乱。
  
  其次,如果是强敌入侵,且能瞒住他们感知,那么魏公现在绝对不会安然无恙。
  
  莫非真如传说中的那般,魏公身边存在着阴影里高手,护卫他的周全?
  
  这个猜测在众金锣心中升起,谁都没有联想到许七安,很简单嘛,刚才那一吼,其元神强度在诸位金锣看来或许不算什么,但那股子浑厚,真的太惊人了。
  
  绝非一个初入炼神境的家伙能激发出来。
  
  这时,他们听见南宫倩柔朝着许七安问道:“刚才是不是你在搞鬼。”
  
  南宫倩柔知道许七安不是一般的炼神境。
  
  搞什么鬼,我又不是宁采臣......许七安看向魏渊,见他颔首,便大方承认:“是我,刚才魏公要测试我元神强度,我就随便吼了一声。”
  
  茶室内,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金锣们无声的望着他,脸上都缺乏表情。
  
  过了许久,张开泰试探道:“许宁宴,你是在云州晋升炼神境的吧。”
  
  早在姜律中密信传回京城时,他们便得知许七安晋升了炼神境,当时魏公说起此事,心情极佳。
  
  可是,即便如此,他晋升炼神境也不过半个多月,而刚才强烈且纯粹的元神波动,不该是这个火候的炼神境武者该有。
  
  这份天资,委实有些惊人了。
  
  想到这里,金锣们看着许七安的眼神,就像打量奇怪的物品。
  
  “我突然明白姜律中和杨砚,为什么要为他大打出手。”一位金锣嘀咕道。
  
  恍然大悟!
  
  金锣们的目光愈发炽烈。
  
  “你们别误会......”许七安摆摆手:“我是在死之前最后一刻,才晋升炼神境的。”
  
  这.....金锣们再次审视他,短暂沉默后,齐声道:“魏公.....”
  
  魏渊摇摇头:“许七安依旧在杨砚麾下,你们谁想要,自己找杨砚去。”
  
  “一言为定!”
  
  除南宫倩柔外,六名金锣再次齐声。
  
  我入谁麾下无所谓啦,只是杨金锣是不是太无辜了........许七安祈祷杨砚迟些回京,起码等热度过去。
  
  试想,在外头辛苦平叛剿匪的杨金锣,千里迢迢回京,迎接他的不是欢呼,而是同僚的拳头。以及知道此事后的,姜律中的背刺。
  
  张开泰走到瞭望厅,往外张望,无奈道:“打更人和侍卫都聚集在楼下了。”
  
  魏渊道:“散了吧,这件事你们知道就成,不许外传。”
  
  “是!”
  
  ..........
  
  等外头的侍卫和打更人散去,许七安又慢悠悠的喝了杯茶,这才告退离开浩气楼,返回春风堂。
  
  婶婶和许玲月坐在桌边等待,许铃音蜷缩在母亲怀里睡着了。
  
  “大哥,你去哪了。”许玲月迎上来,秀眉紧皱,心有余悸道:
  
  “刚才怎么会有雷声,娘和铃音都被吓着了。”
  
  许玲月是个有心机,有些小腹黑的妹妹,刚刚她也被吓的面如土色,但在大哥面前,她要保持完美形象。
  
  巧妙的利用妹妹和母亲。
  
  “晴天霹雳嘛,常有的事。”许七安从怀里掏出一张百两银票,道:“事情已经解决了,这是赵家给的赔偿金,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
  
  婶婶看着银票,难以置信:“给我?”
  
  许七安用力点头:“婶婶为了家,辛苦操持,这是婶婶应得的。可惜只有一百两,毕竟人家背后的靠山也不小。”
  
  婶婶接过银票,看着他,有些感动,低声说:“宁宴啊,其实婶婶就是爱发牢骚而已,有些不中听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都是一家人。”许七安诚恳的说。
  
  “啊,对了,我今晚有事,不回家了。”
  
  “有事?”婶婶收好银票,道:“你从云州回来,就没一天在家里歇过,有什么事?”
  
  许七安道:“谈一笔大生意,投资两座山,开发一条山谷,投资无数黄金。”
  
  “大哥尽说胡话,你昨夜便没回府,今夜总不能又是同僚应酬吧。”许玲月有些狐疑,凭借女人的直觉,她问道:
  
  “爹说大哥喜欢去教坊司。”
  
  “去去去。”婶婶啐了她一通:“你大哥不是这样的人,二郎鬼混,你大哥都不会鬼混。”
  
  “那大哥跟我发誓,从未去过教坊司。”许玲月抿着唇,盈盈眼波中透着倔强。
  
  不是,你一个妹妹,哪来的资格质问我……许七安脸色严肃,发誓说:
  
  “我许七安,从未在教坊司花过银子。”
  
  许玲月嫣然一笑,眼波荡漾。
  
  “玲月,回家后你也可以这般质问二郎。”许七安心里不平衡,怂恿道,“我相信二郎与我一般,也是堂堂正正的君子。”
  
  “二郎当然不会去教坊司。”婶婶自信满满,心里想着,等晚上许平志那厮回了家,自己也这般质问,看他敢不敢发誓。
  
  送走婶婶和妹妹们,许七安打算回青云堂拿回金牌,没想到它被人给送回来了。
  
  “许大人,府衙的总捕头吕青求见。”春风堂的吏员进来禀报。
  
  “把她请到堂内。”许七安扭头又进了春哥的办公室。
  
  不多时,坐在桌案后的他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像是在追赶什么似的,紧接着,身材矫健的女捕头便跨过门槛,进了堂内。
  
  看到许七安的刹那,清秀脸庞布满惊喜和激动的吕青,猛的一愣,疑惑的盯着他。
  
  许七安也在打量许久不见的朋友,她双眼湛湛有神,小麦色的皮肤,高鼻梁,大眼睛,小嘴红润,修为似乎更近了一步。
  
  身上的官威也比以前更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