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十三章 魏渊的震惊

第十三章 魏渊的震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44章魏渊的震惊
  
  自古民对官有一种天生的敬畏,看着气派的衙门,配刀的守卫,以及脸色严肃,来来往往的打更人,婶婶和许玲月有些畏惧。
  
  婶婶第一次来衙门,很紧张,所以把许铃音搂在怀里,用力揉搓,来缓解情绪。
  
  小豆丁的脸在婶婶的手里变化出各种形态。
  
  许玲月默默靠近许七安。
  
  “宁宴......”
  
  一位半生不熟的铜锣过来打招呼,目光在婶婶和许玲月身上打转,显而易见,是被婶婶和妹妹的美色吸引过来的。
  
  “这是我妹妹。”许七安颔首,给他介绍许玲月。
  
  那铜锣立刻微笑示意,又看向婶婶:“这是姐姐吗?”
  
  婶婶先是一愣,接着眉开眼笑,眼睛都弯成月牙了。
  
  许七安翻白眼:“你见过36岁的姐姐吗。”
  
  “许宁宴!”婶婶气抖冷。
  
  她竟然被报出年龄了?婶婶深吸一口气,心说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在外人面前,她要保持形象,不能扑上去抓花侄儿的脸。
  
  铜锣又看了几眼婶婶和许玲月,恋恋不舍的走开了。
  
  许七安领着三位女眷往春风堂行去,沿途遇到许多相熟的同僚,热情的和许七安打招呼,好几人都把婶婶错当成许七安的姐姐。
  
  变相的夸她年轻漂亮。
  
  来到春风堂偏厅,吩咐吏员端茶倒水,婶婶紧张的情绪一扫而空,笑道:
  
  “打更人衙门个个都一表人才,说话又好听。”
  
  婶婶你这话听起来怪怪的......许七安道:“我去衙门口等等。”
  
  他在衙门口等了一刻钟,等来了三名府衙的捕手,以及赵绅夫妇俩。
  
  “大人,人犯带到。”年轻的捕手抱拳,恭声道。
  
  “嗯!”
  
  许七安点点头,伸手接过绳索,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把人犯送入大牢,再出来还绳。”
  
  赵绅夫妇吓的面无人色,京城人,谁不知道打更人的威名,更知道打更人大牢是一个有进无出的地方。
  
  侥幸出来,也得脱一层皮,从此在伤痛中度过余生。
  
  这都是南宫倩柔的错,他一手缔造了打更人地牢的恶名。
  
  赵绅的妻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哭着撒泼:“我不进打更人衙门,打死我吧,打死我吧。”
  
  这女人一看就是在家里撒泼惯了的,本性难移,尽管来到打更人衙门,她依旧泼辣无赖的很。
  
  许七安目光一厉,夺过守卫的刀鞘就是一巴掌。
  
  噗......女人喷出三颗大牙,满嘴都是血迹,她捂着脸,似乎被打懵了。
  
  “想死还不容易,待会就成全你。”许七安冷笑道:“欺负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现在?”
  
  说罢,猛一拽绳索,硬拖着夫妇俩进了衙门。
  
  三位捕手留在原地,其中一人忽然道:“那位大人,是不是有些眼熟?”
  
  “......许大人?吕捕头未升调为总捕头时,我跟在她身边办事,曾经见过许大人一次。变化也太大了吧,完全认不出来。”
  
  “我也见过,难怪这么眼熟,他不是死了吗,那阵子吕捕头情绪很糟糕,动不动就发脾气。”
  
  ...........
  
  一路上不时引来铜锣注视,笑着调侃:“许大人押的是什么人犯,哭哭啼啼。”
  
  许七安回应说:“两个狗仗人势的东西,今天让他们尝一尝社会的毒打。”
  
  来到打更人专属的地牢,“哐当....”狱门打开,阴暗潮湿的空气迎面扑来。
  
  赵绅脸色煞白,眼里透着绝望和恐怖,这是他人生中最后悔的时刻。
  
  怎么都没想到,原本只是一件小事,竟让自己遭此大祸。
  
  女人终于崩溃了,哭道:“那镯子被我给当了,我赔你钱,赔你钱,不要把我关进地牢......”
  
  赵绅瞪大眼睛,看着妻子,他终于明白这个神秘大人愤怒的缘由,原来自家儿子真的屡次欺负人家的妹妹。
  
  原来抢走镯子是真的,原来妻子什么都知道。
  
  完了,让打更人抓住把柄,即使有品级的官员也要发怵,更何况是他。叔父会为了他,得罪打更人吗?
  
  不由的懊悔,为什么不先把事情弄清楚,为什么不好好处理这件事,为什么脑子里只想着以叔父的权势,欺负一些市井小民和芝麻绿豆的小官又算得了什么。
  
  赵绅大哭起来,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
  
  他忽然暴怒起来,一脚踹翻妻子,怒骂道:“都怪你都怪你.....”
  
  他一边踢,一边怒骂,恨不得休妻,前提是能活着回去。
  
  女人嚎啕大哭。
  
  许七安招来狱卒,把两人收监,然后找来狱头,吩咐道:“刚关押进来的那对夫妻,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注意分寸。”
  
  “您这个分寸.....是留条命,还是留条腿?”狱头为难道。
  
  “......”许七安没好气道:“活着,但每天都揍他们一顿。揍的时候注意分寸,别缺胳膊断腿,这两人我有用的,明白没。”
  
  这么一说,狱卒心里就有底了,许大人只是正常教训,让两人在牢里吃苦头。
  
  “就这?这可是打更人的地牢啊。”狱卒心说,这种小事还要收监在打更人衙门?
  
  “这个叫劳动改造,本官身为打更人,守护皇城安危,受陛下信任和重用,理当教化愚民。”
  
  “大人英明。”
  
  出了大牢,他在春风堂陪着婶婶和妹妹闲聊,直到黑衣吏员来报,说有一位自称文选司郎中的官员求见。
  
  这在许七安预料之中,这个世界的宗族观念与上辈子强不知多少,换成前世,侄儿遇到这种事,当叔叔的肯尽多少力,难说。
  
  毕竟许七安现在不是普通的打更人,是手持金牌的打更人。
  
  “把他领到春风堂来。”许七安起身,离开偏厅,进了李玉春的“办公室”,坐在他的位置上。
  
  过阵子我应该也是银锣了,哎呀,有十个铜锣名额,我应该招聘谁呢.......十个名额先给二叔一个,给婶婶一个,给二郎一个,给玲月一个,哦,铃音也得一个,哈哈,全家人吃空饷。
  
  他自娱自乐的想着,门口暗了一下,吏员领着一位山羊须的官员进来,他年过五旬,穿着青色官袍,胸口的补子图案是一只白鹇,官帽下露出花白的鬓角。
  
  踏入春风堂门槛的刹那,这位一直沉默着,官威极重的老大人,绽放出如沐春风的笑容:
  
  “许大人,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哎呀,本官位卑,一直无缘见到许大人啊,听说您可是御书房的常客。”
  
  许七安淡淡道:“想见本官,去教坊司不就行了。”
  
  赵郎中一愣。
  
  许七安哈哈大笑:“赵大人比教坊司的姑娘还不禁逗.....哈哈,请坐请坐,来人看茶。”
  
  赵郎中明褒暗贬,暗指许七安是个事逼,树敌无数。
  
  许七安则把他比喻成风尘女子。
  
  一场没有刀光也没有剑影的交锋后,吏员奉上热茶,赵大人抿了一口茶,直入主题:
  
  “许大人,不知本官那个不争气的侄儿犯了何错?”
  
  “问题可大了!”
  
  许七安愁眉苦脸,好像在为赵郎中烦恼似的,说道:“指使孩子做强取豪夺之事,事发之后,又召集家丁,蓄意谋害本官和本官的家人。
  
  “赵大人,咱们同朝为官,本该相互给个面子,但.....法不容情啊!”
  
  官场混迹多年的赵大人面不改色,甚至露出一丝惭愧:“都是本官没有约束好他,让他肆意妄为。”
  
  赵大人从袖子里摸出一张银票,放在桌边,诚恳致歉:“许大人高抬贵手。”
  
  许七安看了一眼,面值一百,叹息道:“我妹妹受了点伤。”
  
  赵大人又摸出一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