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杀

第两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25章畏罪自杀
  
  在打更人衙门里,主掌刑讯的是南宫倩柔,这个死人妖非常歹毒,自创了数百种惨无人道的刑讯手段,命工匠打造的新型刑具多达百余件。
  
  为大奉的刑讯手段添砖加瓦。
  
  其中有一件叫做站刑,把大铁陀挂在犯人的脖子上,时间久了,犯人的脖子会一点点的酸胀、疼痛,无法支撑。
  
  但偏偏不让犯人休息,强迫犯人站着,可谓痛不欲生。不出两天人就在无止休的痛苦中死去。
  
  像许七安这样爆肝修仙的刑法也有,据说就是在晋升炼神境中得来的灵感,这种刑法多痛苦,许七安感同身受。
  
  他依靠打坐和冥想,已经痛苦不堪,寻常人就可想而知。
  
  在南宫倩柔所著的《刑法大典》中,这类钝刀割肉的刑法足足有上百条。
  
  姜律中虽然不是南宫倩柔那种精通一百零八种姿势的审讯狂魔,但耳濡目染之下,一些个折磨人的酷刑他还是了然于胸的。
  
  梁有平沉默的与姜律中对视,两人的目光俱是锐利如鹰,不过没什么修为的梁有平很快败下阵来。
  
  他挪开目光,自嘲的笑道:“看来我是别无选择了。”
  
  张巡抚和姜律中都没开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这人既然落到手里,就算是石头,也能让他开口说话。
  
  梁有平看了眼许七安,拍着自己瘸掉的腿,悠悠道:“我没骗你,这条腿的确是人打断的,只不过救我那个人不是周旻。
  
  “我出生在云州,从记事起,就知道云州匪患严重,百姓深受其害。年少时的梦想是习武,成为一名仗剑江湖的豪侠,专杀山匪。
  
  “但穷文富武,贫苦的家境根本供不起我习武,只好读书。考了两次举人没中,我便投笔从戎,参军去了。”
  
  梦想还没开始,就被现实给打败了......幸好我有二叔每年上百两银子喂着,不然也只和二郎一样读书了......婶婶讨厌我是应该的。
  
  许七安内心感慨。
  
  而以许大郎的资质,读书能有什么出息?大概不会比许铃音强到哪里去。
  
  “有一年,我在白帝城见到一个衙内当街欺凌民女,怒而出手,但寡不敌众,被他的扈从打断了腿。那衙内觉得扫兴,不愿放过我,命人将我带出城活埋,就是这个时候...
  
  “那位大人出现了,他让随行的侍卫救下了我,并缉拿了衙内,给了我一个公道。”
  
  许七安几人意识到,那位大人,应该就是梁有平效忠之人,十有八九便是幕后黑手。
  
  梁有平昂起头,迎着张巡抚的目光,一字一句道:“云州布政使,宋长辅。”
  
  “......”
  
  房间里一片寂静。
  
  张巡抚的表情颇为奇怪,既惊讶,但又不惊讶。毕竟白帝城内,四品以上的官员都有可能是幕后黑手。
  
  巡抚大人心里早有准备,不会有“大吃一惊”的反应。
  
  “是他....”
  
  不过张巡抚内心依旧万分沉重,都指挥使杨川南已然涉案其中。现在又多了一位布政使。
  
  云州官场真是从头烂到根了。
  
  “谁抓的你?”许七安趁着空隙,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梁有平摇头,脸上浮现茫然:“那天你们走了没多久,我驱散铺子里的私娼,锁门离开。刚走出黄伯街,我就被人敲晕了。
  
  “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小黑屋里,头套着麻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吃喝拉撒都在小黑屋里,有人给我定时送饭。再后来,我就被带去镖局,给送到你们这里来了。”
  
  “没看清那人的长相?”许七安追问。
  
  梁有平摇头。
  
  ....梁有平是在我们离开后失踪的,然后,三天之后,巫神教的人入梦审讯,试探梁有平是否落入打更人手中....因为这三天里,宋布政使陪着张巡抚外出视察,所以没有发现梁有平失踪,直到返回白帝城,才知道小老弟失联了....对了上啊。
  
  许七安恍然大悟。
  
  张巡抚指头敲击桌面,“继续说。”
  
  “自那以后,我便跟了宋布政使,当时他还不是一州布政使....”说起往事,梁有平眼中流露出追忆:
  
  “随着宋长辅的官越做大,我一个瘸子也跟着平步青云,成了如今的经历司经历,做到了正六品。
  
  “也是宋长辅引荐之下,我加入了齐党。但这个身份是不见光的,周旻是打更人衙门的暗子,我则是齐党的暗子。
  
  “齐党为山匪输送军需,必须得过经历司这一关。这些年,我一直在替宋布政使做事,偷改账册,侵吞军需....”
  
  “之前还口口声声说,梦想成为大侠,杀尽山匪。现在却成了助纣为虐的恶人。”许七安忍不住嘲讽。
  
  梁有平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对于许七安的嘲讽,梁有平选择了沉默。
  
  张巡抚眯着眼,问道:“那杨川南是怎么回事?他也是齐党,为何你们要陷害他。”
  
  梁有平摇头:“这些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和齐党走的并不近。宋布政使透露过,杨川南本就是齐党摆在明面上的棋子,随时都可以舍弃。”
  
  背锅的...许七安在心里个杨川南做了定义。
  
  “如果没有周旻的话,云州的密谋会一直下去。”梁有平摇头失笑:“这或许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说起来,我与周旻关系不错,散值后经常一起喝酒。
  
  “只是没想到他是打更人的暗子,我是齐党的暗子,要不怎么说人心隔肚皮呢。”
  
  梁有平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不用张巡抚审问,自己就吧啦吧啦将知道的事吐了出来。
  
  “周旻是个很聪明的人,对数字极其敏感,我们察觉到他发现账簿不对后,我曾出面拉拢过他,许以重诺....”
  
  姜律中舒服的靠在椅子上,“他拒绝了?”
  
  “没有。”梁有平嘿然道:“他一口答应了下来,愿意同流合污。只是他没想到,所谓的拉拢只是表面功夫,实际上是对他试探,试探他都发现了什么。
  
  “周旻同样是缓兵之计而已,扭头就写密报把事情抖了出去。”
  
  这才是一个智商在线的暗子的操作嘛....换成电视剧里的套路,周旻肯定义正言辞的拒绝....许七安借着吐槽让自己大脑保持活跃,忍不住说道:
  
  “其实他已经预感到你们要杀人灭口了。”
  
  “聪明人自然有聪明人的觉悟,他本来可以逃的,虽然也逃不掉。”梁有平昂起了下巴。
  
  这话似乎是在说他自己,他同样是那个预感到自己命运的聪明人,既然逃不掉,就懒得逃了。
  
  “东窗事发后,宋布政使就按照既定的计划,把杨川南推出去顶锅。一边暗中布局,一边等待巡抚大人的到来。”
  
  张巡抚听到这里,质疑道:“那么,为什么你要亲自留在丁15号狗肉铺?账簿里应该有对宋布政使不利的罪证吧。”
  
  “是的,账簿里有几笔军需是从布政使司转运到都指挥使司的。至于我为什么留在丁15号,我收到的命令就是这个。”梁有平回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