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六十一章 铁证如山

第六十一章 铁证如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不着痕迹的审视许七安,见他身躯紧绷,笑容勉强,宽慰道:“我只是奉命带你回去问话,具体内幕不太清楚。不过呢,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到了衙门,你牢记一句话:该说的东西不要隐瞒,不该说的东西,打死别说。”
  我特么....这道理难道我自己不知道?根本不值三十两银子,狗屎,你这就和“已经请有关部门处理”这种没诚意的托词有什么区别....许七安很想一巴掌把眯眯眼男人拍死,但他不敢。
  马车驶过一个个闹市,一条条长街,在巳时初抵达打更人衙门。
  许七安跳下马车,在两位打更人的押送下进入这座威名赫赫的衙门。
  它的办公场所由两座三进的院子改建而成,阁楼耸立,穿黑衣绑铜锣的打更人进进出出,他们神色严峻,气势凛然。
  不知道我会不会被送进打更人的大狱,那里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先静观其变,我是良民,我又没犯法....许七安深吸一口气,平复忐忑的心情。
  不多时,他被带进了一个小院。
  院门口立着两位打更人,双方做了交接,眯眯眼男人停在院门口,笑道:“进去吧,自求多福。”
  说完,与面容严肃的同伴离开了。
  许七安被带了进去,两名打更人推开屋子的门,语气冷漠:“进去。”
  这是一间刑讯室,角落里摆出各种各样的刑具,中央是一张空荡荡的长条桌。
  审讯的主官没有来。
  许七安没敢坐椅子,站在屋里,思考着打更人为什么会找自己。
  但他还没来得及多想,脚步声传来,有人进了院子。
  房门推开,两名胸口绣着银锣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肌肉一瞬间紧绷的许七安飞快扫了眼两位银锣,诧异的发现其中一位竟然还是老熟人。
  他鼻梁高挺,五官深刻,瞳孔颜色略浅,有一半的南蛮血统。
  正是当初税银案时,在府衙后堂见到的那位银锣。
  “又见面了。”李玉春颔首,眼神里没有丝毫热络。
  两位银锣坐在桌后,神态严肃,目光锐利的审视着许七安。
  “我问你答,若是说谎,大刑伺候。”那位陌生的银锣沉声道。
  “是....”许七安心里一沉,这两位完全是看犯人的眼神。
  李玉春皱了皱眉:“回答问题之前,先整理衣冠,这是最基本的礼仪。”
  许七安才发现自己的衣襟过于松散,不够对称。是马车上偷偷掏银票造成的。
  等他紧好衣襟,李玉春神色微松,像是解开了一桩心事。
  那位面生的银锣问道:“你知道税银案的幕后主使是前周侍郎吗?”
  许七安如实回答:“听司天监的采薇姑娘说起过。”
  “那你知道周立对付你,也是出于报复。”
  “想到了。”
  许七安牢记眯眯眼青年的告诫,该说的绝不隐瞒。那天司天监白衣们冲入刑部救他,众目睽睽,无法否认。
  不如大方承认,显得风光霁月。
  “你知道周立想置你于死地吗?”
  “知道。”
  “所以,为了不被周家报复,你绑架了威武侯的庶女,嫁祸给周立。”那位陌生的银锣,眼神犀利的光芒一闪。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许七安丝毫不慌,甚至表现出一定的茫然,和被冤枉的惊慌:“大人说的话,小人听不懂。”
  “威武侯庶女被劫持那日,你未在长乐县衙门当值,去了何处?”
  “小人勾栏听曲去了,小人的确渎职,时常偷溜去勾栏听曲。”
  这一点,王捕头等胥吏可以为他作证,因为大伙都是这么摸鱼的。
  何况,我长乐县的快手旷班逛勾栏,与你们打更人有何干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