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门

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婶婶打量了两人几眼,又不是问你们,多嘴。
  ......
  三天后,休沐。
  清晨,许七安摆弄着玉石小镜,镜面透出军弩、铜镜、朴刀的虚影,宛如一幅笔触模糊的画。
  这面镜子暂时被他当成储物袋来使用。杂七杂八的东西一股脑儿的放进去。
  来到主宅,吃了早餐,餐桌上,许玲月带着期待的表情,说:“大哥今天休沐,与我出去逛逛吧。”
  许二叔想起了前阵子的周立纵马事件,皱着眉头说:“我今日也休沐,玲月,爹陪你出去吧。”
  许玲月沉吟了一下,摇头:“算了,忽然觉得头有些晕。”
  许二叔:“???”
  上午勾栏听曲,中午回家睡个午觉,等晚上去黑市一趟,我得抓紧突破到练气境....许七安神游物外。
  这时,门房老张匆匆来报,站在厅前:“老爷,门外来了两位差爷。”
  “差爷?”许平志喝了口白粥,漫不经心的问道:“哪来的差爷。”
  许二郎说:“大哥,是你同僚?”
  许七安不甚在意:“应该不是。”
  门房老张说:“小人不知,但他们穿着黑衣,胸口绑着奇怪的铜锣。”
  许家仨爷们手一抖,无声的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凝重。
  打更人!
  “快迎进来。”许平志连忙起身,向前厅走去。
  许七安和许新年跟在身后,念头急转,思考着打更人上门的目的。
  在大奉王朝,打更人三个字可不是什么好的寓意,它往往与问罪、入狱、抄家等血淋淋的字眼挂钩。
  但扪心自问,以许二叔的段位,打更人应该是瞧不上眼的。
  很快,三人在前厅见到了来访的打更人。
  两人身穿制式黑衣,身后坠着短披风,胸口绑着一面刻满繁复咒文的铜锣。
  两位打更人的年纪都不大,青年,左边一人面色严肃,不苟言笑。右边一人恰好相反,脸上挂着笑容,眼睛眯成一条缝。
  笑起来眯着眼的青年,目光扫了眼许家爷仨,笑道:“哪个是许七安?”
  许七安跨前一步,“我是。”
  眯眯眼青年微微颔首:“跟我们走一趟。”
  许平志眉头一跳,横身挡在许七安面前,抱拳,沉声道:“两位大人,我侄儿犯了什么错?”
  面色严肃的青年皱了皱眉。
  另一位笑眯眯道:“白天不做亏心事,晚上不怕打更人。”
  以打更人的行事风格,拒捕的话,会不会当场拔刀砍人?许七安单手按在二叔肩膀,看向两位打更人:“好,我跟你们走。”
  他随着打更人离开许府,门口停着一辆马车,脸色严肃的打更人指了指车厢,示意许七安进去。
  那位始终笑眯眯的青年摘下胸口的铜锣,用力一敲,在响亮的声音里,朗声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打更人的衙门在内城,距离许府很远,步行需数个时辰,所以给许七安安排马车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特殊待遇,仅仅是为了节省时间。
  不苟言笑的打更人驾车,车厢内,许七安和那位笑容和煦的青年面对面而坐。
  打更人找我做什么?为了周立的案子?不可能,我不保证完美犯罪,但能保证没有监控设施的大奉王朝,不可能查出是我绑架的张家二小姐。即使有蛛丝马迹,也不会这么快就锁定我....
  许七安伸手入怀中,轻扣玉石镜背面,倾倒出一张银票,抽出来看了一眼,面额十两,他松了口气。
  诚恳的递上银票,道:“小人是奉公守法的良民,仰慕大人为国为民,劳苦功高,奉上十两银子,请大人喝茶。
  “大人要是能告诉小人发生了什么,小人感激不尽。”
  这位打更人目光落在银票上,一脸人畜无害的眯着眼睛笑:“打更人规矩森严,受贿超过十两,杖责五十,超过五十两,流放。超过一百两,斩首。
  “我显然没必要为了十两银子挨板子。”
  许七安露出讪讪的笑容,正要收回银子,却听眯眯眼青年悠悠道:“你想从我这里套取消息....得加钱!”
  许七安不带烟火气的递了三十两。
  青年笑了,眼睛眯成一条缝,他把两张银票收在怀里,另一张递出帘子:“收了三十两,你我各十两,剩下十两,今晚去教坊司打茶围。正好一人五两。”
  不苟言笑的青年接过银票,低沉的“嗯”了一声。
  眯眯眼年轻人翘着二郎腿,对许七安笑道:“规矩虽然很重要,但当大家都默契的无视规矩的时候,你太较真,反而会受排挤。”
  PS:这章三千字呦,老铁们,你们知道等价交换的原则吗。(๑¯³¯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