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回到明朝做昏君 > 第二三五章 一份《治安疏》

第二三五章 一份《治安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由校面带微笑的再一次将梅之焕搀扶了起来。
  
      三跪三扶,这可以成为新的经典了。
  
      朱由校温和的说道:“爱卿,回去准备一下吧,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是,陛下。”梅之焕声音微微有些哽咽,连忙答应了一声。
  
      原本朱由校想和梅之焕说说具体的事情,只不过现在情绪已经堆到很高的地步了,没有办法再降下来重新谈事情,索性就让他先回去吧。事情可以放到后面再搞。
  
      送走了梅之焕,朱由校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得住压力。
  
      很快,当今陛下要为张居正平反,同时也确定了推行密奏制度的消息就传遍了朝野上下。
  
      一时之间,官场哗然,无数人开始奔走相告;无数人开始大声疾呼,国将不国矣!
  
      在这样的情况下,朝堂一片纷乱,到处人心惶惶。
  
      这场风波多少也引到了内阁头上,不过他们反而松快了不少。比起之前内阁受到的攻击,现在大家多少转移了些目光。
  
      毕竟在这之前,东厂鼓动都察院疯狂带节奏,现在内阁把这件事情推了出去,基本上就没有人再关注内阁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只不过内阁上下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又一件事情暴露出来。
  
      有个人手中拿着一个题本,整个人身子都在不住的颤抖,脚步匆匆的走进内阁。
  
      他径直来到内阁值班房,语气颤抖的对韩爌等人说道:“几位阁老,你们看一看这一份题本吧!”
  
      韩爌等人见如此情况,皆是一愣。
  
      要知道内阁之中的题本是分开看的,也就是分开负责的。除非是特别大的题本,或者是陛下交代的事情,否则基本不会让他们几个人一起看,这也是朝廷分权的一种方式。
  
      可是来者现在却让几个人一起看这一份题本,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出事了。
  
      孙承宗等人全都聚了过来,目光落到了内阁首辅韩爌的头上,这个时候自然是应该他来牵头。
  
      韩爌伸出手将题本拿了过来缓缓的展开。
  
      在韩爌看的一瞬间,脸上变得毫无血色、异常苍白,甚至手也开始颤抖。
  
      韩爌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他的手愈发颤抖的厉害,身形似乎有些站不稳。
  
      他整个人都十分失态,良久没有回过神。
  
      这让孙承宗三人有些迟疑,这是出了多大的事情啊?
  
      韩爌是什么人?
  
      这可是久经沧桑的人物,朝廷上纷纷扰扰的,他都能够稳坐钓鱼台。
  
      如今是出了什么大事,让他如此反应巨大?
  
      只是韩爌没把题本递过来,他们三个也不好意思上手去抢。
  
      徐光启先忍不住了,他先面带关忧的问道:“韩阁老,这是?”
  
      见韩爌没有反应,徐光启又叫了几声,“韩阁老,韩阁老?”
  
      随着徐光启的声音不断的提高,韩爌也终于被惊醒了。
  
      随后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将手中的题本递给徐光启,声音微微有些抖动的说道:“看看吧,出事了!”
  
      徐光启有些疑惑的伸手将题本接了过来,翻看几眼后,脸色大变。
  
      看到这一幕之后,孙承宗两人更加的担心了,他们等着徐光启将题本递过来。
  
      徐光启没有说话,将题本递给了孙承宗和黄克缵。
  
      两人快速的看了一遍,脸色也都变得十分的难看。
  
      等到两人也把题本看完之后,徐光启这才声音清冷的说道:“今时今日,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些人胆大包天,全都应该发配辽东!”
  
      徐光启这明显是泄愤的话,所以韩爌三人只是听听,没有人说什么。
  
      沉默了半晌之后,韩爌才脸色难看的说道:“现在的事情是该怎么办?陛下那边我们怎么交代?”
  
      “难道要把这份题本直接送上去?如果这么做了,后果很严重。”
  
      孙承宗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当然知道韩爌说的有道理。
  
      略微想了想,徐光启黑着脸说道:“无论事情到底有多大、结果是什么样的,这份题本我们必须呈递上去。只不过,我们不要票拟了。”
  
      这种事情也常有,如果事情太大,内阁不能做主,那么他们就不会票拟,而是直接把题本送到皇帝那里去,等着看皇帝最终怎么决断。
  
      所以这一次徐光启提出这个意见,韩爌三人倒也没有什么疑议,全都点了点头。
  
      “那谁去送?”孙承宗这个时候问道。
  
      要知道手上这份题本的分量太重了,谁也不知道最终结果是什么样子。
  
      如果这个时候选择去送,很可能会承受陛下的怒火,到时候很可能得不偿失。
  
      “一起去吧。”
  
      没等大家争论,韩爌直接开口了。
  
      “这一次的事情太大了,如果我们不能够齐心协力的话,怕会朝堂动荡、天下不宁,到时候我们几个就成了罪人了。”韩爌沉着脸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几个一起去吧。”
  
      三人点了点头,算是赞同了韩爌的说法。他们直接拿着题本去了西苑。
  
      西苑之中。
  
      朱由校正在湖边放风筝。
  
      说起来,京师天气好的时候不多,恰巧今天不是很热,风也不错,朱由校的心情颇好,得空陪着张皇后一起放风。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一起拉着线,这一幕温馨而和谐。
  
      这个时候,陈洪硬着头皮快步走了过来,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难受得一批。
  
      在这个时候跑去打扰皇爷,这是陈洪最不愿意做的事情。
  
      如此行事,不但会让皇爷生气,甚至还会得罪皇后娘娘。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傻子才愿意做呢。
  
      可是他这一次不做不行。四位阁老一起来了,还不说什么事情,只是强调要见皇爷。
  
      这肯定是出了大事情了,陈洪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看了一眼疾走而来的陈洪,朱由校伸手将风筝放到了张皇后的手里面,“宝珠自己玩一会儿,朕去去就来。”
  
      迈步走到低着头的陈洪身边,朱由校面无表情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回皇爷,四位阁老求见。”陈洪连忙躬身说道。
  
      四个内阁大臣一起来了?
  
      这是要做什么?
  
      朱由校一时之间想不到他们要做什么,对陈洪说道:“带到凉亭那边去吧。”
  
      “是,皇爷。”陈洪答应了一声,转身到外面去招呼人了。
  
      朱由校则是走到了张皇后的身边,伸手环住了张皇后的腰,笑着说道:“宝珠在这边等朕,那边有一些事情,朕去看一看,很快就回来。”
  
      张皇后对着朱由校甜甜一笑,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好,妾身等着陛下。”
  
      离开张皇后之后,朱由校就向着凉亭那边走去。
  
      他到这里的时候,四位内阁大臣已经等着了。
  
      看他们的脸色,和颓丧的样子,朱由校就知道事情怕是不小,而且肯定是坏事。
  
      朱由校坐下之后,四人想要行礼。
  
      朱由校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免礼,继而说道:“四位爱卿一起过来,看来带来的还不是什么好消息。那就说说吧。”
  
      “回陛下,都察院御史陈清上了一份题本,臣等看过之后,实在是不敢擅自做主。”
  
      韩爌向前走了一步,双手托着题本送到了朱由校的面前。
  
      这个朱由校还真是没想到。
  
      如果是哪里造反了,或者是瓦剌建奴打辽宁等等这么大的事情并不奇怪。可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啊!
  
      都察院一个御史的题本,至于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吗?
  
      伸手将手中的题本拿了过来,朱由校看了一眼上面的题目,目光就是微微一凝,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
  
      因为这个题本的名字叫做《治安疏》。
  
      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有名了!
  
      朱由校看到之后,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因为当年曾经也有人写过一本《治安疏》,这个人就是海瑞。
  
      他写了一本这样的题本,对嘉靖皇帝一顿大骂。其中有一句话广为流传,那就是:
  
      嘉靖者,家家皆净也。
  
      后来比较通俗的说法就是“嘉靖嘉靖,家家皆净。”可以说引发了非常大的风波。
  
      现在陈清这个家伙也搞出了这样一份题本,这就是在学海瑞啊!那自己不就成了嘉靖了?
  
      虽然朱由校的心里面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可还是不开心。谁愿意自己被痛骂?
  
      关键是朱由校觉得被骂得太早了,为什么就不等等呢?
  
      伸手将题本翻开,朱由校看了看上面写的东西。开篇第一段:
  
      夫君道不正,臣职不明,此天下第一事也。于此不言,更复何言?
  
      大臣持禄而外为谀,小臣畏罪而面为顺,然臣忠心于大明,不畏死也。
  
      然后就是一大段的引经据典,随后就陈述了大明朝的现状:
  
      文道崩塌,百官惶然,民心动荡。如果不能够拨乱反正,必然是天下板荡之势,天下吏贪将弱,民不聊生,水旱靡时,盗贼滋炽。
  
      然后就是对着韩爌徐光启等几个人一顿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