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若待此情成追忆 > 第三十二章形神俱灭 2

第三十二章形神俱灭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姜若清在旁微微轻笑,知晓刑岳定然要挖苦这鱼人鲛,轻声道:“刑岑凌,你当心惹恼他,到时将你吃的吱吱作响我们可是也救不得。”
  刑岳满面嫌弃的瞪一眼姜若清:“何时何地,竟还玩笑。”
  姜若清瞬间满面尴尬的对姜仙凝一笑,也不知这是谁在玩笑,还同妖物玩笑。
  “你要变,就干脆变个三脚乌龟,双头蛤蟆之类,如此瞩目,仙师定要上前探查一番,便会多看你几眼了。”
  鱼人鲛认真听完刑岳所言,竟是一番消遣之词,顿时脸上泛起一片戾气,长爪一身,扭着一条巨大的鱼尾奔三人方向抓了过来。
  鱼人鲛身上鳞片光滑,只几个扭动便扑至三人身前,三人一看大惊,连忙躲闪。
  姜若清一个飞身跳在鱼人鲛身侧,还不忘对刑岳大叫:“就说你会惹恼他,如此倒好连我两个也连累了。”
  刑岳‘嗯’了一声待要应上几句,但鱼人鲛来势凶猛一只利爪已扑至身前,擦着脸皮一晃而过,刑岳只觉一股阴气如刀般自脸颊划过,抬手一抹竟见了一丝血痕,若是适才闪的稍稍慢些怕是半张脸都要不见踪影了。
  刑岳只微的惊了一瞬鱼人鲛一个翻身扭转了身体又奔三人抓了过来。此时三人已分散开去,刑岳和姜若清各自一边,姜仙凝竟是已经闪到魂息皮囊中间去了。鱼人鲛稍一犹豫扭了扭鱼尾,奔刑岳抓了过去。鱼人鲛湿滑的身体在地上留下一道黏腻的痕迹,沿着这道痕迹鱼人鲛闪电般哧溜一声便滑到刑岳近前,咫尺间一双利爪已伸到刑岳胸前。
  已是避无可避,刑岳来不及思索一个挺身直挺挺向后倒去,鱼人鲛的长甲便挑着刑岳胸前一片衣衫自下颌处擦了过去。刑岳用力一仰头,长甲又在下颌处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刑岳只觉脸颊微微一凉,顾不得查看后背便重重砸在石洞地板上,坑坑洼洼的石板硌得脊椎生疼,来不及喘息,一边吸着凉气刑岳一边自腰间拔出了佩剑。还未来得及自地上爬起,那鱼人鲛便自地上一个翻滚又再抓了回来,这一爪正是奔着刑岳头顶而去。
  刑风见鱼人鲛追着刑岳不放,赶在姜问曦之前便急急奔鱼人鲛而来,只是山洞黑暗,两人又再石洞另一侧,待赶来之时那鱼人鲛的利爪与刑岳发际已近在咫尺。
  眼看刑岳就要脑浆迸裂血溅当场,刑风虽是就在近前却是依旧赶不上鱼人鲛的长甲,只得口中一声哀嚎,险些背过气去:“阿岳!”刑风声线颤抖,竟已破了音。
  刑风几步上前,闭着眼一通乱砍,想来一是无力回天,刑岳此时必定头骨崩开肝脑涂地了。
  只是胡乱挥了几下,似是并未刺中鱼人鲛,却也并未闻到血腥之气。刑风一睁眼。只见那鱼人鲛一爪插在地上,石洞地面不平想是有些缝隙卡住了鱼人鲛的利爪,一时竟难以拔出。刑岳此时正被姜仙凝和姜若清二人一人拖着一只脚腕又拖回了洞壁阴影之中。
  姜问曦此时业已赶到,拂尘一动推在鱼人鲛身上,鱼人鲛一时难以自持,几个翻滚便滚倒一旁石壁之上,发出轰隆一声碰撞声。本在地上卡着的长甲此时已不知折断了几只,滴滴答答自指尖处流着绿色的液体。
  刑岳被姜仙凝二人拖走险险捡回一命,还未待回神,便见鱼人鲛被姜问曦一拂尘打到身旁。手中佩剑下意识对着鱼人鲛接连刺了几剑。鱼人鲛似是有些吃疼,缓缓贴着墙壁站起了身,盯着眼前刑岳三人。
  姜若清此时也祭出佩剑准备放手与鱼人鲛一搏,但才要上前,还未待鱼人鲛站直身体只觉衣领被人重重拉扯了几下,刑岳的声音便急匆匆自身旁响起:“别打了,快跑,快跑,我忘了砍不动它,快跑!”姜若清闻言,不待鱼人鲛起身便一个转身跟着刑岳向姜问曦二人处跑去。
  鱼人鲛才折断了几个指甲,想来许是有些疼的懵了,愣愣的站起身看着逃走的三人,只伸了一只好手向前探了一探,并未上前追赶。只半睁着一双媚眼满面委屈的盯着几人。
  “你们竟是如此绝情?我且未曾伤过你们,你们却是想要我的命吗?可知我这手甲是自出生之日便精雕细琢的保养着的,如今却被你们折断了。”
  鱼人鲛轻声细语,满目泪光,似是受了天大的冤屈,若不是才刚看过他狠戾追杀刑岳的样子,只怕是真真的教人新生万般怜爱,不忍伤害。
  “不知是我们想要你的命还是你想要我们的命,适才你那般追杀刑公子难道只是闹着玩?”姜仙凝冷声呛道,并不为鱼人鲛楚楚可怜的模样所折服。
  “我不过是想教训他一下而已,若是真下死手,哪里又只是伤些皮毛而已,至少也要皮开肉绽。他那一点伤不过三两日也就长好了,但我这手甲却是再不能……”鱼人鲛长甲上绿色的液体已经凝固,此时手掌被一层绿膜覆盖,好似长了密密一层苔藓。鱼人鲛抬起手,幽怨的盯着手指,期期艾艾的向众人倾诉。
  “你还是闭嘴吧,无论你是用美男计还是美女计对我仙门众人都是无用,便是你再美的皮相于我们而言也不过是个皮囊,舍了这皮囊你还不就是个满嘴獠牙的鱼妖,此前我可是见过你的真身,今日无论你再做出何种媚态也难以抹去你那真身的绝妙倩影。”刑岳实是看不得鱼人鲛卖弄风情,便出言挖苦起来。
  鱼人鲛闻言果真止住了幽幽怨怨,似有若无的哭声,忽的板起脸冷声道:“你又怎知我真是什么?哼,既如此,你们这般不识抬举,便别怪我狠辣无情!”
  言罢,鱼尾一摆,头一甩化作鱼妖模样便奔几人扑了过来,鱼妖张着大嘴满口獠牙,手上长甲尖锐锋利,一直断了手甲的手臂此时已化作一扇巨大的鱼鳍,好似利刃般呼呼生风的随着血盆大口,横砍而来。
  姜问曦正英已出,自身前一划黢黑的地面便出现一条横沟,姜问曦口中咒语忽起,手掌在刑风剑上微微一擦,几滴仙血随着手掌一抖,飘落在横沟之中。鱼人鲛也在此时扑来,横沟重却好似有一道淡黄的屏障忽然升起,飞身而来的鱼人鲛便咚的一声撞在这隐形的结界之上,一个翻身摔在地上。长着长甲的白皙的手自脸上一擦,一片绿血又点点滴滴自脸上滴落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