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绍宋 > 第二十章 阳谷

第二十章 阳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气暑热,更兼沿途绿树成荫,抱病在身的赵官家携吴夫人自登封缓缓东归,而杨沂中军令在身,却是早早出发,先一步回到东京,然后便率领两千御前班直往京东驰援。
  由于伪齐的主攻方向是东平府,所以两千班直没有走南京再转前线,而是直接沿着黄河穿越滑州、经濮州往东平府而去。
  当然了,除了行军方便以外,杨沂中此举还有一公一私两个军事上的好处……从公事上来讲,部队从大名府下属的濮阳城对岸路过,可以进一步试探并确定金军动向;而从私心上来讲,面对着伪齐部队,宋军将领普遍性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他却是担心从南京赶过去喝不着汤,还不如从此处直接插入济南与东平的缝隙之中,看看不能不建立奇功。
  然而,这一日,两千班直急行军进入东平府境内,傍晚时分来到东平西北角的阳谷县城前时,却忽然遭遇到了一件预料未及的事端。
  “为何不许我们入城整备?”
  杨沂中微微蹙额。“城中守备不知道我们是东京来的朝廷王师吗?还是说阳谷位于前线,几番遭遇大军反不知兵事利害,城中大户临战之时反而怕我等骚扰?”
  “回禀太尉,城内那守备绝对知道太尉来历。”奉命出城交涉的富商中,一名明显是首领人物的中年男子越过其余众人,苦着脸小心相对。“而俺们这些人经历了数次金军南下,如何不知道兵事凶危?自然晓得如此战事之下,城中有王师反而是好事……”
  “那为何会落得如此情境?”
  杨沂中追问不停,语调却忽然降了下来,很显然,以他的精明却是即刻猜到了一种可能性。
  “回禀太尉。”富商拱手直言,却果然如杨沂中所料。“城中守备之人,乃是梁山泊张荣所任,素来对官军有所提防。”
  杨沂中身后,一众班直军官各自愤怒,甚至有人直接拔刀喝骂。
  话说,自古骄兵悍将,本就互相不服,何况御前班直乃是天下最高等的编制,是天子的所谓心腹?实际上,即便是赵玖在某些问题上也不能免俗的,他非但给了班直最高等的待遇,还趁着这次大整编,往各处塞了一些在御前得用眼熟的军官,并又从各部又调入了些许精锐来充实班直……这使得御前班直依然是一种毋庸置疑的快速优先升迁渠道。
  再说了,从下蔡到南阳再到长社,御前班直在生死拼杀上面也从未拉胯,却是让这支军队从内到外都骄横到了一定份上。
  说句不好听的,本该他们欺负排斥其他部队,却不想会在阳谷县城被一群草寇给反过来欺负。
  也难怪翟彪直接舞着刀子要直接攻城了。
  “且安静些!”
  嘈杂声中,几名阳谷富商早已经抖如筛糠,却不料杨沂中忽然轻声开口,便让身后陡然安静了下来。
  惊得那几名富商各自惶恐之余却又面面相觑……那意思很明显,这军官虽然年轻,却好大官威,居然是个真正能拿主意顶用的人!
  不过,这就是小地方人的局限了。
  他们哪里知道,这位‘年轻太尉’非但是个顶用之人,甚至根本就是当即大宋朝廷里数得着的要害人物……当着赵官家面,他杨沂中是越来越谨慎小心,当着吕好问、韩世忠等人的面那也叫一个姿态恭谨,从不出错。
  当然了,即便如此,他也还是动辄被这个喊打那个喊杀的。
  然而说到底,天底下有几个赵官家,又有几个吕相公、韩太尉呢?
  再说了,杨沂中本身就是资历最老的御前班直首领,一开始就是这支御前部队的创始人,直到康履被某人一刀砍死,刘晏引赤心队加入,方才有了一定制约。
  “城中这守备唤做什么,什么来历?”杨沂中喝止之后,复又对几位富商正色相询。
  几名富商惴惴之下,却是愈发小心起来,然后还是之前那名首领上前作揖相对:“好教太尉知晓,城中这守备唤做萧恩,正是梁山泊本地渔民,算是梁山泊那位的心腹……济南那一战后,梁山泊那位整饬部下,多用本地渔民充任各地守备,所以与他胡乱做了个统制兼知县,这才掌握俺们谷阳一县!”
  杨沂中若有所思,却又再问:“他有几许兵马?其中多少披甲之人?”
  “五六百人,四五十副铁甲。”这人张口即答。
  杨沂中听到此处,忽然一笑:“你又唤做什么,什么来历?”
  “俺叫张懋德,乃是阳谷本地人,历来的良善人家。”此人心中没由来一紧,却又没由来的起了几分期盼。“太尉唤俺张二官便可。”
  杨沂中不以为意,只是再问:“你开头便说这萧恩是‘那守备’,却不用敬语,还对人家有多少兵马了如指掌,偏偏又出来领头做这个尴尬的联络之人,且一意煽动……是不是跟他有仇?”
  这张二官闻言一怔,却又咬牙相对:“不是有仇,却着实是熬不住了……太尉不晓得,自从这萧恩掌握了县事以后,凡是遇到官司,无论区直,只是判富者败,穷者胜,不过大半年,俺们这群阳谷本地人家,所谓中产的都破了产,如俺家这样的积善之户,也都被那些市井无赖压榨走了八成家产,眼瞅着便要活不下去了。”
  杨沂中当然知道对方在夸张,真要是到这份上,跑就是了,何至于还在这里维持?
  不过,他也懒得在意,只是继续相询:“这萧恩拒绝官军入内,是只他个人处置,还是梁山泊张镇抚特意命令?”
  “呃……”
  “说实话!”
  “应该张镇抚特意命令。”这张二官小心对道。“因为之前传言,南边济州岳太尉据说早已经引了十万大军到了汶水南边的中都县,却忽然停下不动,便是张镇抚隔着汶水发了言语,说岳太尉但凡过河,便绝了往日义气……还说当日旧怨,他要一力偿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