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三十八章 传承的秩序 5600

第三十八章 传承的秩序 560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非常感谢,十分感谢!”
  “——火之民,真的很厉害!”
  元素历,307年,7月12日,正午。
  阳光明媚的一天,蓝色的浪潮拍打沙滩,夕光城沿岸,在清新的海风中,一艘满载着海之民难民的大船来到了临时搭建的港口处。
  于神官们的监督下,经历了数日航行的海之民缓缓登下船只,安全的抵达大陆之上。
  和大陆的居民不同,众多生活在烦恼海中的海之民,早就在几十日甚至大半年前就已经深受风浪侵袭之扰,居住的区域被台风亦或是居然笼罩。
  此刻,终于能离开危险的海域,来到安全的大陆上,自然几乎所有海之民都欣喜非常,暂时也没有余力去担忧自己会不会遭遇圣堂的审判了。
  而之所以不是说所有海之民都欣喜非常,则是因为有一部分海之民……他们特别的欣喜非常。
  “了不起啊老先生,多亏您救了我们一命,不然就要进海里喂鱼啦!”
  “——火之民,值得敬畏!”
  灰发灰瞳的老者,审判之神的代行者,神官艾蒙双眼中的青色灵光逐渐淡去,他的表情严肃,略带一丝尴尬。
  此时,他被迫令两位少年少女模样的风之民紧握着自己的手上下摇晃,极其亲热且大声地道谢,不禁有些尴尬且无奈地回应道:“不用谢,这都是我们圣职者应该做的。”
  “毕竟你们两位都经过‘鉴恶之眼’的裁定,是良善的居民,所以保护你们来到安全的区域,就是我们这些神官的责任……好了!别挠我手心,乖一点!”
  说到最后,艾蒙不禁半恼起来。这两位风之民显然是有些活跃过头了,握手的时候居然挠手心,这像话吗?!
  但很明显,他的语气并没有什么威慑力,在老老实实地道歉了一次后,那两位约莫是蜂人的风之民又开始热热闹闹地交谈起来。
  “唉,孩子他爹,这里就是大陆吗,感觉和海岛没什么区别啊!”
  “是啊,孩子他娘,感觉大陆也只是大一点的岛而已诶。”
  “……我永远也搞不清楚这些风之民的年龄和辈分……”
  心中无奈,艾蒙注视着这两位精神十足的风之民,不禁正吐一口热气,然后回头看向仍然有众多海之民涌出登岸的大船,以及好几艘一模一样,正在朝着岸边靠近的大船。
  他苦笑道:“哎,接下来的工作才是真的繁琐——难民安置,协调资源,这些事情当真是令人头疼,神当真交给了我好大一个难题,这或许就是考验吧。”
  超过十二艘运送海之民的船只,成千上万名需要安置的海之民,这工作量大的当真是难以想象,如果不是最近数日艾蒙夜以继日地与其他圣职者一齐甲板,大致整理好了所有海之民的名单,并且提前通知了夕光城本地的神殿,划分好了安置位置,恐怕这一次登陆,会引发巨大的混乱。
  那样的话,他就大大愧对了神的信任了啊。
  “神相信于我,才将这一职责托付。”
  站立在海岸线上,艾蒙此时凝视着大海,这位原本苍老的神官,此时脸上却浮现出了年轻人特有的勃勃斗志:“而我们的事业是正义,公义,且行于正道上的,所以我也必然竭尽全力,去完成它。”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两位蜂人,怎么这么令人眼熟?”
  如此想到,老神官的神情微妙,他转过头,看向一旁嗡嗡嗡嗡的蜂人夫妻,不禁开口道:“两位朋友,请问……你们认识萨拉吗?”
  “什么?!”
  顿时,两位正在热烈交流今日天气,并且互相倾诉感情蜂人立刻惊讶地转过头,他们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道:
  “您认识我们女儿吗?”
  与此同时,不谈与萨拉父母相遇的艾蒙。
  夕光城沿海,偏北部的另一侧。
  和供给大量无罪海之民登陆,未来将要建立起海之民难民保护区的南方沿岸不同,在北方沿岸被卸下的,全部都是在数日前的行动,被火之民舰队逮捕的众多海盗。
  当然,其中也混有一些犯过罪的海之民,只要是能够使用鉴恶之眼分辨的存在,全部都被特殊的武装船只与圣职者押送至此。
  火之主信徒,黑发金瞳的骑士,神佑者依沙尔表情平静地行走在沙滩沿岸,扫视着那一排排整整齐齐,全部都跪在沙滩上,等待着圣职者记录名单的海盗。
  跪在地上的众多海盗,有的是火之民,有的是风之民,有的相貌良善,有的一看就一脸狰狞,但无论外表和气质如何,只要用审判之主最近传下的神术,‘鉴恶之眼’进行观察,就能看见,他们的身上都升腾着黑红色的灵光,给人一种令人厌烦的气息。
  而这样的气息,证明他们全都该死,且最大恶极。
  “呸!走狗!”
  依沙尔此时双目闪动着青色的灵光,他正在第三次使用鉴恶之眼来回确定海盗们中是否有值得挽回,罪行并不那么严重的良善之辈——毕竟每个人心中的恶并不相同,所以鉴恶之眼这东西需要好几位神官分别进行扫视,才能准确地判断一个人是否是真的邪恶。
  不过,就在他行走过一位年纪轻轻的火之民海盗面前时,那位有着一头红色短发,约莫才十几岁的独眼海盗突然挣扎着抬起头,用力地呸了一口浓痰,吐在了依沙尔的铠甲上。
  作为神佑者,依沙尔可以闪过三米之内以十倍音速斩来的刀刃,他可以用肉眼观察到千倍慢速下雷霆劈落的细节,区区一口约莫也就是启示低阶海盗的痰,他不可能躲不过。
  但是,它却命中了,落在了依沙尔的铠甲之上。
  表情平静,神佑者转过头,看向吐痰的海盗,这是一位最多十六岁的年轻人,他的脸上有一道竖着的刀锋,切碎了他的左眼,这年轻的海盗身上闪动着深红色的灵光,这意味着他已经杀过了超过三人,协同残害了超过十人的性命,至于抢劫财物,横行霸道,那更是不可计数。
  “你们这些戒律的奴隶!走狗!”
  此时,这位浑然无惧的年轻海盗,正以一种年轻人特有的滚刀肉姿态大声叫嚣道:“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啊!我就知道你们不敢,哈哈,废物!我有罪,我杀了人,我抢劫过你们的商船——但你们就只能慢腾腾等着审判才能判我罪——傻逼!”
  他是如此的不可一世,就算是跪在了地上,也仿佛是一种荣耀,感受着四面八方投来,属于海盗也属于圣职者,混杂着惊讶和困惑的目光,这令年轻海盗顿时感觉心中充满了胜利的感觉,一种处于众人焦点,令圣职者无可奈何的胜利。
  但是,令他有些困惑地是……他唯独没有感受到怒火。
  源自依沙尔的怒火。
  额头上,火之主的冠冕符文仍在淡淡地闪动,神佑者凝视着眼前桀骜不驯,无惧死亡,即便在生命最后关头也对生命和自己的罪孽没有一丝一毫重视的海盗,心中不仅没有半点愤怒,反而充满了一种悲哀。
  ——和这个年轻人同龄的孩子,那些并不是海盗,而是有着正常人生的孩子,现在大概还在思念邻家女孩的笑容,度过单纯又充满酸甜味,可以回味一生的青春时光吧。
  他们可以欢笑着在家中的店铺工作,亦或是在神殿进修,即便是农家,有着神官的帮助,也不至于太过艰辛,有着可以休息玩闹的时光。
  倘若是在大陆之上,他也不必与其他海盗厮杀,劫掠商船,在斗争中被人劈瞎一只眼睛,磨砺出这样不安又畏惧,只能凭借表面上的凶厉,为自己带来安心的性格。
  “倘若,倘若我们这些神佑者,还有主,在一百三十气年前,没有犯错……”
  “那么,这些人想必也不会成为现在这样的海盗,过着如此这般令人悲哀的人生吧……”
  悲怜地凝视着眼前已经开始有些不明所以,开始畏惧了的年轻海盗。
  依沙尔抬起头,他环视着眼前成百上千名年龄不一,身材各异的海盗,内心充满了沉重。
  “审判他们的罪,也是审判我们这些圣职者的心……我明白审判之主的话了。”
  “倘若一场对恶人的审判中没有爱,令我们这些‘审判者’和‘旁观者’受到触痛,进行自我反思的话,那么那场审判就是没有益处,学不到教训的——那些被审判者也是同样如此,他们永远无法理解,倘若他们不犯罪的话,可以经历怎样幸福的人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