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渣男重生洗白文的炮灰 16

第四百八十九章 渣男重生洗白文的炮灰 1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看,连梅教授都喜欢沈先生的这本《大宅旧事》,先生的文章不媚俗,也不愤世嫉俗,从平平淡淡的叙事中流露出的是无限的勇气。”
  薛丽神色温柔,一脸桃红,“我想,不久的将来,沈先生一定能成为超越梅先生的伟大作家。”
  梅书礼仿佛应着他的话,开口道:“这本书是近五年来,所有的白话小说中最显成熟的一本,书中的语言很是寻常,似乎把无数国家大事,对未来,对世界的思考,融在那些饮食起居,鸡毛蒜皮的小事里,虽然观点方面偶尔有幼稚的地方,可是隐约还是能看出作者对这个世界的思考与爱。”
  所有人一下子振作了精神,哪怕没有觉得这本书有多好的那些作者们也一样。
  梅书礼本就有这样的号召力,同样的话,别人说来大家可以不听不信,他说出口,便让人信服。
  沈鸿目光闪亮,精神振奋,显露出志得意满的兴奋。脑海中畅想未来……
  底下记者们交头接耳,嘀嘀咕咕。
  “看来这姓沈的要飞天。”
  “以后登州又多个名人。”
  梅书礼忽然一拍桌子,砰地一声,把书扣在桌面上,长身而起,冷冷看着沈鸿:“这《大宅旧事》,分明是我一故交所著,沈鸿,你到底从何处偷的书稿?”
  沈鸿一愣,宛如冷水浇头,神色骤变,心神动荡,面上不自觉就带出一点异样。
  在座的所有人,还有记者,被梅书礼的话一震,本能地去看沈鸿。
  这些人不乏精明眼光厉害的人物,一眼就看出沈鸿脸上明显有些心虚。
  记者们顿时兴奋起来。
  最近沈鸿的名字响彻登州,他的那本《大宅旧事》也是当下最受瞩目的小说,现在居然发生这样的变故,有人指这本书的作者另有其人,稿子是沈鸿偷的,这简直是飞来的头条新闻!
  说这话的人,还是梅书礼梅先生。
  大礼堂内顿时哗然。
  那些专门过来的读者顿时就乱了套。窃窃私语声,吵闹声,喊叫声混杂在一起。
  沈鸿回过神,神色顿时紧张,厉声否认:“梅先生,这本小说是沈某一字一句,自己写出来的,你是受了什么人的蒙蔽?”
  他在心里拼命为自己鼓劲。
  《大宅旧事》多年后才出版,现在就算那个商衡已经开始写,也写不了多少,至少不可能完成,他抵死不认,对方绝对拿不出证据来。
  一念及此,沈鸿底气便足,站直了身体对在外慌乱无措的读者们道:“薛小姐,还有诸位,听我说一句。”
  “我也没想到居然会受此污蔑,但是我的手稿就放在家里,曾经在一座小小的阁楼中,我也是点灯熬油,彻夜写作,写了许久,这篇小说才终于与你们相见,当时和我同住的房客都可以为我作证。”
  “我写作的过程中,也曾与同道中人讨论,也有请教别的大家,比如,许秋许先生,我就曾把半成品递给他,请他雅正。”
  许秋也在现场,犹豫了下,他当然不愿意和梅先生作对,可是身为文人,还是有些骨气,也不愿意说谎,只得点点头,冲梅先生苦笑:“晚辈在两个月前就看过这本书,是沈先生送来给我看的。”
  读者们这下稍稍平静,记者也不急着发表言论,其他人面面相觑,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梅书礼冷笑:“我知道,对于一位作者,说他的作品并不是他写出来的,是很严重的指控,想我梅书礼从事文学工作四十余载,从来没有毫无凭据地指摘过任何人,这一次,当然也不会。”
  他冲外面自己的助手点点头,助手就出去打开大礼堂的门,向外喊了声:“商先生。”
  听到这三个字,沈鸿一颗心狂跳,几乎站立不稳,用尽全部力气才维持住自己的面色。
  商衡大跨步地走进来。
  孟以非从后门溜进来,在王专员身后落座,顺便把带来的各种资料传递过去给梅先生。
  到如今这地步,商衡并不全依靠梅先生等人为自己张目,他两步走到主席台前,拍拍手,后面两个瞿家的家丁就把复印装订好的,厚厚的草稿依次交给记者和在座的各位作家,也传了一份给读者。
  众人拿到手,顿时愣住。
  草稿的封面上,商衡那一笔遒劲中略显孤傲的字体映入眼帘——《大宅门的故事》
  记者们随手翻阅了几页,顿时哗然:“这本书是什么意思?”
  “商先生,这本小说和沈平凡先生出版的《大宅旧事》有什么关系?”
  “梅先生的意思,您才是《大宅旧事》的作者?”
  商衡很冷静,淡淡道:“男主角岑默,岑家独子,留美学童,半路退学转修医学,后又自费去耶鲁大学,学铁路工程,祖父官拜正三品,母亲是前清格格。”
  “有原型的,如果还记得十三年前那位为了修铁路,发疯发了大半个华国的那位李先生,就应该知道我说的原型是谁。”
  所有人都怔了下。
  大部分见多识广的记者们顿时想起来这位商先生说的是谁。
  “这么一说,还真是。我是走马观花,随便读了读《大宅旧事》,人家一说才想起来,确实有点李先生他们一家的影子。”
  沈鸿脑海中一片空白,努力去接收商衡的话语,思考对策。
  还不等他想出应对的话语,商衡叹气:“我姓商,我父亲是商同南,正是我笔下主人公原型的表哥。”
  “啊,那女主角的原型我知道了,是王家的那位三姑娘吧,当年寡妇再嫁,女方比男方还大了整整六岁,闹得很轰动呢,我怎么没想起来。”
  一众记者和作家们恍然大悟。
  和男主相比,女主是登州本地人,王家在登州市扎根多年,更容易让人想起。
  底下议论纷纷,几乎是眨眼间,大部分作者看沈鸿的表情就有些不对。
  读者们也茫然无措。
  就是薛丽,心神动荡之余,还想声援沈鸿,可也没了底气。
  她也是记者,身为记者消息自然灵通,何况她这个小小富家女,也有雄心壮志,立志成为优秀撰稿人,对于各种大**都做过一定程度的了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