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战锤神座 > 第九百二十九章,皇帝和他的小伙伴们

第九百二十九章,皇帝和他的小伙伴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ps:很多人问我关于未来的看法和是否准备新书,我这里表个态,别的不说,天子肯定是对这本书负责的,我会好好地写下去,善始善终,也请大家放心观看,通过正版订阅(非赠币)保证天子的写作能继续下去,是你对我最大的支持。
  帝国议会的豪华巨型木门之外,是一大排瑞克禁卫们正在执勤。
  瑞克禁卫一直都是皇帝的亲军和布伦瑞克中最强大的骑兵部队(除了布伦瑞克皇家半狮鹫卫队),他们也负责担任皇帝的亲卫队和在很多情况下代表皇帝的巡查和监督任务。
  花开花落又一季,今年的瑞克禁卫也征召了不少新兵,他们大多数都是大贵族的孩子或者,再也不乏出身骑士家族和精英军事家庭的子嗣,瑞克禁卫敞开怀抱迎接许多人,前提条件是他们的军事素养过关,和对皇帝绝对忠诚。
  而瑞克禁卫中又有一个内环组织,被称为瑞克内环骑士,这群骑士不过区区三十到四十人,但是他们仍然有着坚固盔甲和灵活身手,强大的力量和处理事情的优秀能力。
  内环骑士负责隔离接近御驾的百姓和护卫皇帝,他们通常手持重盾,装备着重剑、斧戟和双手巨剑,穿着抛光到像镜子般光亮并且装饰着美丽羽毛的全身板甲。
  他们与其他帝国部队混合战斗,作为灵活并且善于持久战的重步兵在攻城和结阵防守都有着出色表现。
  今天是帝国议会扩大紧急会议召开的日子,内环骑士们在议会大门之外排成一排,准备拱卫皇帝的宫廷。
  最靠近大门的是两位资深瑞克内环禁卫,分别是叫做舒勒和瓦德西,他们一边训斥着那些瑞克禁卫新兵们提高集中力和精神,一边用凶悍的态度告诉所有人,皇帝和选帝侯们正在开会,帝国宫廷目前唯一的,也是最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战争。
  “战争,什么战争?”许多皇帝喜欢的弄臣和贵族领主们对此嗤之以鼻,哪有战争?
  这一两年来,帝国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在南方恶地,八峰山收复之后,来自绿皮的威胁小了很多,有恶地三卫和八峰山、海门关构成的第一道警戒线,帝国可以稍微放松。
  在东方,至高王索尔格林攻陷刚巴德峰,他亲手将刚巴德峰的最后一个哥布林从悬崖上扔了下去,然后宣布又一条仇怨得到了清洗,索尔格林留下了一支五百人的探险队在刚巴德峰采矿,胜利班师永恒峰。
  在西方就不用说了,布列塔尼亚和帝国达成了《帝布友好同盟互助协议》之后,双方已经极少发生矛盾和冲突,边境线测定完毕,双方屡次撤军,如今在边境上仅仅保留不超过一千人的军队,这是以前的十分之一,大量的军费和军队被节省下来用在更需要的地方。
  那么,只有可能是北方了,但蛮族人不是去打黑暗精灵了么?
  战争?什么战争?
  瑞克禁卫们十分顽固,他们拒绝了任何来客的脚步,有些浑身香水和出身名门的大贵族领主和高等廷臣试图端架子,瑞克禁卫们抽出了兵刃让他们明白自己没有开玩笑。
  但漫长的会议依然令瑞克禁卫们感觉到崩溃,有些新兵在长时间的站立后支撑不住了,就连最严格的内环禁卫们都感到了疲劳,但他们知道自己不可懈怠。
  过了一会儿,一位将军从里面开门出来,是鲁道夫-冯-利希滕施泰因,帝国将军,内环禁卫舒勒赶紧问他:“鲁道夫,情况如何?”
  “总体来说,所有人都清楚了北方混沌的威胁,基斯勒夫那群狗逼养的猪崽子,这么大的情况居然没有跟我们反映而是自顾自地跑去和混沌杂碎们大战。”鲁道夫的声音非常郁闷,帝国将军并没有关紧门,就这样出去了:“大体上就是这样,没什么好保密的了。”
  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卡塔琳和她的宫廷刚刚撤退到了奥斯特马克境内,她携带着沙皇家族上千年的财富,但我们急需的那些最精锐军队已经几乎全部损失殆尽,而且她还带着大群的宫廷仆人和波耶贵族们,我几乎找不到地方安置他们。”奥斯特马克议长、贝卡芬选帝侯赫特维希烦躁至极而且焦急无比的口吻在杂乱的讨论声中也是无比清晰:“难民潮冲击着边境,对防御体系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奥斯特马克需要更多的援军、粮食支援和武器支援,现在我们至少需要一万套制式装备和起码五千吨的粮食支援。”
  “我们的情况也是一样。”奥斯特领大公爵瓦米尔-冯-茹科夫也强调道:“没人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基斯勒夫本来应该依靠着坚城顽抗和求援,但我得到消息,普拉格已经沦陷了,混沌军队占领了那里,厄伦格拉德也没有任何消息。”
  “不可能!”诺德大公提奥多里克-盖瑟尔的声音又是愤怒又是苍白无力:“基斯勒夫的军队实力我清楚,就算战争失败了,像熊骑兵,翼骑兵和克里姆守卫们那样的王牌军队也不会那么容易销声匿迹,你以为基斯勒夫彻底完蛋了?我怀疑卡塔琳这是在保存实力,将包袱甩过来!”
  “听着,听着,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花时间为北方的毛子们感到悲伤,他们或许死伤惨重,但这总比他们转投混沌或者直接放弃要强。”白狼选帝侯鲍里斯-托德布林格还是那熟悉的大嗓门:“现在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帝国必须要团结起来,立即开始宣布总动员令,征召所有军队,我们要在帝国的边境和那些混沌杂种们决一死战,既然他们要来,那就让他们来吧,在最后一个尤里克之子倒下之前,米登海姆将永远屹立。”
  “停一下,停一下,朋友!”塔拉贝海姆选帝侯兼塔拉贝克大公爵赫尔穆特-费尔巴哈伸手比了一个“t”型手势示意鲍里斯冷静:“youareaf**kinganimal!大哥,你搞清楚啊,谁来下令?总动员?你是认真的么?随便就总动员?你这个大公爵怕不是要到头了!”
  “目前而言情况尚不明朗,总动员实在是……不符合实际,而且会对领地造成几乎永久性的损伤。”艾维领大公爵、选帝侯马吕斯-莱特多夫也不同意总动员:“所有的行省都有自己的问题,我们应该先派出军队巩固防线和保证粮食支援,再看看情况,你们如何能够保证这不是女沙皇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败过度夸大其词?”
  皇帝并没有说话,他似乎不想那么轻易地发表意见。
  霍克领大男爵艾德布兰德-鲁登霍夫的声音很清很洪亮:“霍克领会试图总动员,但我们势单力孤,必须要得到更多的支援,包括且不限于军队、装备、粮食和金币。”
  舒勒将一切都听在耳朵里么,内环禁卫在想要如何帮助皇帝分忧。
  帝国现在处境十分困难,现在预计混沌大军靠近帝国边境线最快不到两个月,最慢三个月,即将大军压境了,帝国却毫无准备,基斯勒夫已经被战争摧残,而帝国这边甚至都还没有开始动员军队,毕竟秋收才刚刚结束。
  全面征召一支庞大的军队至少需要三到五周时间,而且从首都开赴到北部边境最快也要六周到八周,那么问题来了,谁来解决这笔天文数字的军饷和每天需要消耗的巨量军粮?
  帝国议会之内,卡尔-弗朗茨皇帝始终眉头紧锁,他看着坐在旁边不远处的维克马大主教,想要获得他的支持,但维克马大主教正因为别的事情而分心,卢瑟-胡斯的事情闹得很大,正义教会其中一位大诵经师埃斯梅三世正在以这件事为借口持续攻击维克马,以期能够取代他,或者达成教会中很多人的诉求——包括且不限于出售赎罪券、采邑世袭和革除卢瑟胡斯的教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