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一世诺 > 第一百零七章 丧报

第一百零七章 丧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方显对穆典可怀有敌意,归根结底是因为穆典可在酬四方救走了行刺容翊的刺客。
  
  所以即使滁州联手以后,方显对穆典可有敬有愧,甚至有对她行事能力和魄力的深深赞赏,但因为穆典可此举侵害到了容翊,在他看来便是敌人,是不可亲善友之的。
  
  反倒是容翊本人,对于此事并没有怀有那么深的芥蒂。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同方显说得再明白一些:“刺客我已经找到了。出于一些不便说的考量,我眼下还不想处理此事。等到时机恰当的时候,我自会让你参与进来。”
  
  味藏酒庄的爆炸,让方显察知到陈宁与容翊关系匪浅。
  
  但他并不知道陈宁就是当年因为薛统一案惨死在牢狱里的陈树。也不知道那个刺杀自己的唐门女刺客唐宁与陈树的渊源。
  
  而这一些,因牵涉政事甚深,容翊不愿提早让方显知道。
  
  陈宁的问题,让陈宁自己去解决。
  
  而穆典可纵走刺客一事,容翊也并不想追究。穆典可没有那么好对付,也无必要。
  
  “今日带谦儿同去了?”他转而说起家事。
  
  “是。”
  
  方显本来也没有指望容家大宅子里的事能逃过容翊的眼,痛快承认了,“常千佛昨日拜访六爷,直言了是因为你召他相好的女子前来问话,他担心惹出事端,故而跟来。谦儿听说了,就想见一见。她也没求过我什么事。”
  
  “这个常千佛。”容翊失笑:“别个都是遮掩都来不及,定要找套体面说辞,他倒率直得很。”
  
  手指叩着几木,“见一下也好,女子心思,终是易怀忌生妒。见了不如自己的,不甘心一阵子;胜过自己的,沮丧一阵子;总不是一阵子就过去了。”
  
  他说得平淡,眼神却落寞。
  
  有的人,一阵子能过去;有的人,却是一辈子的疮痍。
  
  “我看她们两个,倒是投契得很。”对这一点,方显是深感觉费解。容谦儿与穆典可那岂止是投契,简直是一见如故,言谈甚欢。
  
  穆典可就不用说了,她什么时候给过常千佛以外的人好脸色,同容谦儿说话时愣是笑没下脸。
  
  如此刻意地厚此薄彼,他当时心中还有几分不快呢。
  
  “噢?”容翊也深觉得意外,“谦儿可有表露身份?”
  
  “并未。”
  
  方显略沉吟下,说道:“我猜穆四应该是看出了些什么端倪。她同我讲琴音破笼之理,谦儿没忍住,插了话,这是极不合规矩的。何况谦儿的谈吐与学识,你也知道,根本不像个普通侍女。穆四却并没有说什么。”
  
  方显认真地回忆了一下,补道:“甚至于眼中一丝丝疑惑都没有。”
  
  那就是看出来了。
  
  穆典可的敛静深藏功夫,容翊是早有领教的。
  
  “下不为例。”他淡淡说道,心中莫名不悦。大约是昨日之事,让他一贯保养得很好的骄傲与自矜在穆典可面前有了丝丝裂痕,他很是不愿意看到穆典可哪怕在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上占了上风。
  
  天有四时:春夏秋冬;又有四象:雪雨阴晴;大约就是老天怕这天底下的碌碌众生太过劳苦,特意安排出来的变奏。
  
  既好叫他们有奔走劳作的时候,又适时给予藏养生息之机,让这些红尘旅人们能够或长或短地停下来一歇脚,掸走一些旅途的疲惫。
  
  容翊喜欢这样的天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