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一世诺 > 第九十九章 等

第九十九章 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除掉她?没那么简单吧。”
  
  施叠泉抱棍坐在一堆乱七八糟的铁器上,懒洋洋说道:“我早提醒过你,穆四这妞邪得很,你要是不能瞬时扼其咽喉,置之于死地,让她喘过一口气,谁死谁活还一不定呢。”
  
  歆卬报之以默。
  
  他乃修道人,不至为一两句不阴不阳的风凉话动气。
  
  他承认,这一仗是他轻敌了。
  
  然而到现在,他都没想明白,这种大风大雨天气里,良庆和常千佛是怎么察觉到切风铁的存在并迅速做出反应的。
  
  “人命钱不好挣呐。”施叠泉叹口气,引出正题。他伸出了一个巴掌,五根手指,在面前晃了晃。这是坐地起价的意思。
  
  “施公好大胃口。”歆卬神情未动,接下来的话却出卖了他不太平静的内心,“不怕没命消受吗?”
  
  “胆子小就不会跟道君做生意了。”施叠泉说道:“事先说好的,杀穆四,捎带上两个常家堡的家奴倒也没多大所谓。可现在不明不白地多出个常千佛,道君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吗?
  
  那可是常纪海的心肝独苗啊,这个价还是看在你我的交情份上。”
  
  施叠泉言语间颇有怨怪之意。
  
  歆卬也憋闷。
  
  他得到的线报是说容翊对穆典可仍存有觊觎之心,欲以窦家的情报引她单独赴约。
  
  谁晓得常千佛会跟去容府,还和穆典可同乘一车返回。
  
  探子回来报时,洒金街上已诸事布置停当,四面切风铁张拉完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左右不过是多杀一个人。杀常千佛,得罪常纪海;杀穆典可,得罪常千佛;后果差不多。歆卬是这么想的。
  
  况且他已做了十全准备,自有方容背这口黑锅。
  
  思忖一刻,歆卬做出了妥协:“就如施公所说,佣金翻五番。”
  
  施叠泉是个贪利小人,人所共知。此时吝财,让他倒向穆典可一边就得不偿失了。
  
  “还望施公念在老道诚心相待,还之以义。莫蹈荒野旧辙,两家得利,终落一场竹篮打水。”歆卬颇是不悦,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这是嘲讽施叠泉在荒原一役中首鼠两端,既得罪了容翊,又叫徐攸南摆了一道,什么好处都没有捞着。
  
  施叠泉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评说。
  
  “道君尽管放心。”刚得了一笔巨财,他心情甚美,笑呵呵言道:“我就是敢跟您老耍心眼,也得罪不起洛阳那位啊。”
  
  “如此甚好。”
  
  歆白歌道袍高髻,撑着一把淡灰色的素伞缓缓走近,最后停在三尺外,隔着一张切风网,居高临下地看着穆典可。
  
  穆典可无暇理会歆白歌。
  
  她扶着常千佛在地上石板坐稳,拔出短剑,小心削去露在外头的箭杆。至于那箭镞,却不敢动它。
  
  小臂少肉,这一箭,定是深入了骨。
  
  “不疼。”常千佛看着她紧攒的眉心,轻声说道。
  
  穆典可抬眼将他狠狠一剜,随后又心疼了,握了他的手腕以示安慰,悄将下唇咬了咬。
  
  这人总是说些小孩都不会信的鬼话来哄她,结果反而是让她心里更难受。
  
  她抬起细白的五根手指,在箭创处来回摩挲,挡住雨水,却不敢用力,虚虚触到衣料便收。
  
  大街上尸横遍地,风雨凄惨,两人就这么无言并坐着,竟有一种世事不易、岁月永好之感。
  
  “我来是向你道谢。”歆白歌说道,“多谢你救了子建。你有什么遗愿,我力所能及,会替你完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