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一世诺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易水寒

第三百七十二章 易水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穆典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夜风吹过,脸颊一片冰凉,她才发现自己原来哭了。
  
      她也许一直都在等他一个道歉。
  
      他曾经说过,后来忘了,再也没有履践过。
  
      那一场爱恋,就像开在晚春里的蒲公英,大风一吹,散了,飘远了,再也找不回来。
  
      惟有他给的那些疼痛是真实的。密麻麻全刻在心间。
  
      只等着有一日,他同她说一声对不起,于是那些曾为他受过的伤,流过的泪,熬过的一个又一个不眠辗转夜;以及,那一颗倔强不甘的少女心,全都被轻轻抚平了。
  
      她终于得以与他、与从前的自己和解。
  
      金雁尘的手停在她的发顶,久踌躇不前。心中那根一直绷着的弦,在这个前路不明,生死未知的夜晚,发狂地挣扎扭摆,终于发出一丝松动的颤音。
  
      千钧之手,顺着穆典可的鬓角滑了下去,粗粝手指触上她湿濡带泪的脸颊这一生,或许就只有这么一次,最后的一次他还能够离她这样近,她的眼泪还能为他而流。
  
      只片刻放纵,他果决地收手,起身背立。不敢贪恋这过分奢侈的温柔!不该耽溺这并不属于他的救赎!
  
      他是个极其清醒又洞明之人。阵外与禁军交过手之后,他就知道,他们所做的那些所谓万全准备有多可笑。
  
      要对抗一国之朝廷,他现下所拥有的力量财力,人力,都还远远不够。
  
      今后的路会很艰辛。而最难的,还是今夜要面临的抉择。
  
      逃;或者放手一搏。
  
      他后来越来越不择手段,但他很清楚地知道:有些底线碰不得;有些心,更伤不得。
  
      他把这些忠心耿耿追随他的人从漠北带到了中原,许他们一个荣华富贵,一统江湖的美梦,实为报私仇,已然相负。
  
      若今日,他为了自己活命,将这些誓死追随他的部众抛在这个炼狱疆场里,那么他心中仅存的最后一点点道义坚守也没有了。
  
      再没有人会信他,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地追随他。
  
      他在心中构筑的那个宏图伟愿,为实现那个愿望必须要去攀爬的崎路绝壁上,必然再无如今一呼百应的景象。
  
      他将是一个孤家寡人,在复仇路上艰难而孤独地前行……寡不长久。
  
      在穆典可运功调息的那段时间,他已翻来覆去地将这些利弊想透。临阵犹豫,也许只是因为那几颗樱桃,为那入嘴一瞬间的甘甜,软了刚肠。
  
      突然不舍得她再为他冲锋陷阵,不舍得再让她陪着他,生里来死里去。
  
      常千佛纵有不好,纵他最后扛不住压力,又伤一回她的心,也好过在他身边,日日朝不保夕,拿命去搏。
  
      他望着夜色深处,望着北方。
  
      西北是长安,长安有阿娇。
  
      颦笑梦中事,之子行将远。
  
      “如果刺杀祖朋晟不能成功,你第一自保,去怀仁堂…找常千佛,别再报仇。”
  
      言毕不回头,提刀大步跨入阵中。背影里充满了萧瑟决绝的味道。
  
      风吹梧桐叶落,夜气生寒,正如当年萧萧燕地的易水冷。
  
      祖朋含笑转过身,鹤发苍颜的老者,神情里没有慈悲,只有戴着慈悲面具的饱满杀意。
  
      他在阵中漫步,扬袖轻轻一挥,方圆一里的景色就都变了。
  
      天阵十六,地阵十二,外方内圆,云主四角;善用三军,独立不可。
  
      是谓天覆地载!
  
      这是一个专门为训练有素的战士团体作战而设立的阵法。小子何其狂妄,竟敢单枪匹马入阵,力图破了这流传百载,威名赫赫的八阵之图。
  
      金雁尘长啸了一声,纵身拔起,像一只勇悍的雄鹰,翱翔入乌云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