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一世诺 > 第二十七章 我会讨回来

第二十七章 我会讨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只是迈了一步就停了下来。
  
  良庆站在曲廊之下,手按着刀柄,并未如何动作,却自有一股磅礴威压却是掩不住。
  
  眼神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只要这四名侍卫敢发难,他就敢将他们当场留下。
  
  方之栋心知事已难成。
  
  他乍听说常千佛为了一个女子与方显大打出手时,还以为是少年意气,一时抵上脸面而为之。但看现在这情形,倒是他错判了。
  
  良庆管制着常家堡的三千铁护卫,在常家堡里的地位仅次于凌涪,常千佛居然让他守在一个陌生女子左右,充当护卫。这几乎就等同于在说,眼前的这个女子,将会是常家堡的下一个女主人。
  
  方之栋眼中有惊愕,亦有失望,挥了挥手,侍卫们收刀退下。
  
  良庆的身手他很清楚,一人一刀,可于万军之中取人项首,这四个侍卫绝不可能是对手。
  
  方之栋语意感慨,失望之意难掩:“常千佛是我见的这一辈后生当中,无论资质性情,都最出类拔萃的一个,也是将来最有可能大有为的那一个。可惜了,败在了一个情字上。”
  
  语气与方显如出一辙。
  
  好像穆典可是什么沾染不得的毒蛇猛兽,一沾就会毁了一生。
  
  穆典可强压着心头怒火,冷冷说道:“看三国落泪,替古人担忧。侯爷这么有闲心,还不如多教导下自家的后生。免得再闹出什么丑闻,坏了贵勋之家的名声。”
  
  方之栋作怒道:“四小姐何以出言如此刻薄?”
  
  穆典可原本只是猜测,见了方之栋的反应,便更加笃信了:方显身上,果然出过事关男女的丑闻。
  
  她并无意揭人疮疤,只是一时恼了,才会口不择言。只是见了方之栋如此咄咄逼人之态,亦是不愿退让。
  
  心下一个念头闪过,反正这疮疤不揭也揭也,倒不若再气方之栋一气,叫他怒气丛生,不冷静了,自己也好问出些话来。
  
  遂道:“侯爷何必动怒?我也是偶至酬四方,听建康来的贵人们无意说起。人人说得,为何我就说不得?”
  
  方之栋神色越发地沉,此事已过去十余载,也不知是哪些无事的长舌妇,背后仍在翻嚼。
  
  他到底久在朝堂,历练得老道了。急怒之后,再将穆典可这句话细细一品,便察知到她的用心。
  
  深吸了一口气,将心绪稳住。
  
  他来此是有要紧事,不是来跟小丫头片子斗口舌,争高下的。
  
  这小丫头浑身长刺,态度强硬,以威压之恐怕是行不通的,还得动之以情。遂道:“我闲来听听江湖豪迈事,对四小姐一贯的行事也有所耳闻。四小姐虽然杀伐不留情,可是重言重诺,有恩必报。你与方远识于微时,受过他的恩惠,可愿眼睁睁地看着他行差步错,陷入万劫?”
  
  穆典可乍见方之栋态度变得温和,心中暗生警惕,问道:“什么劫?他的劫,还是你们的劫?”
  
  “他姓方,与我方容两姓本就是一体,一损俱损,有何分别?”
  
  穆典可看着方之栋循循善诱的模样,笑了起来。
  
  方之栋道:“你笑什么?”
  
  穆典可道:“我笑侯爷贵为一**侯,想法行事还是如此天真。天子怀柔未必是因为他仁慈,侯爷领兵打仗时与士兵共甘苦,难道是真的将那些出身低微的士兵当作了自己的兄弟?都不过是手段罢了。
  
  侯爷觉得我一个身负血仇,在阴谋腌地里打滚了数十年的杀手,还能有多么重信重诺,恩怨分明?
  
  方远固然有惠于我,可这份恩惠,远抵不过我自身的身家性命。我手里攒着他,侯爷再想有什么动作,也投鼠忌器不是吗?”
  
  方之栋忍无可忍:“你到底想怎么样?”
  
  “是你们到底想怎么样?”穆典可道:“你在庙堂做你的高官,我在江湖解我的恩仇,两不相干。你方容两家有什么非要置我们于死地的理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